大尺度写真导航第一站

大尺度写真导航第一站

赵子山苦寸白虫,医者戒云是疾当止酒,而以素所耽嗜,欲罢不能,一夕醉归寓已夜半,口干咽燥,仓卒无汤饮,适廊庑下有瓮水,月色下照,莹然可掬,即酌而饮之,其甘如饴,连饮数酌,乃就寝。 说详《伤寒·阳明篇》。

凡邪在经为表,在胃为里,今邪在膜原,正当经胃交关之所。若正气本虚,邪与正争,则先战而后汗。

痰之本,水也,原于肾。更分寒热,虚而寒者,寒胀中满,分消汤;虚而热者,热胀中满,分消丸。

辨别之法,古以黄稠者为热,稀白者为寒,此特言其大概而不可泥也。胆热则胆汁上溢亦苦,柴胡、龙胆草、生甘草、枣仁、茯神、生地。

至于七情,除喜则气舒畅外,其忧思悲怒,皆能令气郁结。 亦有如虫响者,名天白蚁,茶子大头痛。

血虚则三才丸,不言四物。河间谓∶鼻中痒,因气喷作声。

Leave a Reply